【小说】强拆

日期:2017-10-15 / 作者: 小 丑

我的房子被强拆了,我的狗子被轧死了,我一定要报仇,可是我不知道找谁拼命。

我妈不敢跟我说话,她知道我在想什么,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劝我,我和狗子情同手足,我妈不想我惹事,又怕这时候多说话会火上浇油,干脆回屋把被褥铺开,躺进去睡觉了。

我睡不着,满眼都是狗子被压在水泥下泪汪汪的眼睛,满耳朵都是狗子微弱的呜咽声,我满腔的怒火,无处发泄。

我拎起一块儿砖头,冲着开挖掘机的司机家走去,我的狗子都是他害死的,我让他一命抵一命!可是我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我不知道那个司机住哪里。没关系,在这个县城里,所有挖掘机都是老王家垄断的。我就去老王家门口等了一晚上。

早上轰隆隆的声音吵醒了我,一个四眼开着挖掘机往大货车上开,技术这么好,肯定就是这孙子。我一砖头扔过去,砸烂他的车窗,四眼吓了一条,从车里跳了出来和我理论。

我见他那么瘦弱,哪还想跟他讲道理,上去就要揍他,可这四眼跑得飞快,我追不上,我就一边跑一边骂。可他突然停了下来,说狗子不是他轧死的,哼,死到临头还想抵赖。

“你的狗子是我轧死的。”身后一个比我结实两倍的大汉说道。我见他这般粗壮,想跟他讲道理,上去就被他揍了。

这事儿我想了一下,其实不该找司机的麻烦,司机也是拿钱办事,他们也得养家糊口,要怪就得怪那些黑了心的开发商,强拆是他们的主意。

我回到家的时候,我妈还在睡觉,我便去做早餐,等我从厨房出来的时候,她已经坐在餐桌前了。她吃着我的早餐,看着我被打清的脸,摇了摇头,跟我说放弃吧。

“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人么?”

“你不是那块料。”

我腾地站起来,从厨房里拿着菜刀就冲了出去,我让你看看我是不是这块料。

各位读者,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之前这位母亲不敢开口了吧。

人们都叫他张总,房地产大亨,从来没有他拿不下的地,从来没有他拆不掉的楼,在他的身边,常年会有五个彪形大汉当保镖,我不能贸然下手。于是我就在停车场等他。

又一个晚上过去了……这一晚上我没有睡,这次我要面对五个人,他们来路不明,极度危险,甚至手上可能有枪,容不得我半点疏忽。

随着一阵BGM响起,我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西装四件套的男人出现,嘴里还叼着雪茄,其中有个彪形大汉手持JBL蓝牙移动音响……我心跳加速,向他们走去。整个计划是,待我走到其身后,立刻来个回马刀,这个过程不能有一丝失误。

“咣当”

我的刀掉在他们的面前,整个地下停车场的空气都凝固了,5秒钟过后,那五个彪形大汉扭头就跑,我听着那渐行渐远的BGM,有些恍惚。

倒是张总很淡定,他掏钱包,把一厚沓一厚沓的钞票砸我脸上。

“寻仇是吧,还你个公道是吧,我现在就还你,一万够不?五万够不?不够就十万,不就想多要点钱么?你这样的我一天打十个,劳资今天累了,拿着钱给老子滚。”

我从没体验过十万块钱人名币洒在天上的感觉,他这般侮辱我,我竟然觉得好开心,等我把这十万块钱捡回来之后,张总已经开车走了。

这事儿我想了一下,其实我不该找张总麻烦,人家规规矩矩做生意,该办的手续都办了,这事儿只能怪某些部门非要卖地,为了自己的政绩做表面文章,破坏了人民原本平静而幸福的生活。

我妈看我拿着十万块钱回家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。我妈直夸我会办事,有主见、有想法、有胆量。

我没把这钱给她,我跟她说,我把这钱给李主任送过去,回头分房子的时候叫我们一声,我们换个门面房。这买卖划得来,再加上这钱基本算白来的,给人送礼也不心疼。

我和我妈终于在一件事情上达成了一致。但是我并没有直接去李主任家,而是去了一趟银行,我的发小在那里,我跟他换了一些钱,一些带有标记的钱。

这天夜里,我到李主任家,跟他把事儿说了,他也象征性地拒绝了一下,然后收下我的好意。

在这一天的早晨,我拨通了纪委的举报电话,等到李主任去银行存钱的时候,他的仕途也就结束了,这就是他轧死我狗子的代价。

就像所有电视剧的情节一样,主人公在复仇之后,便彻底失去了人生的目标,他的生活失去了意义,变成行尸走肉,没有谁能有我现在这样体会的这么深刻。

回到家里,我妈破天荒地在给我做早餐,是我最喜欢的皮蛋瘦肉粥,也是狗子最喜欢吃的,它再也吃不到了。

我问我妈:“你那天不是去买菜了,你是去看房子了吧。”

我妈没有说话。

“我们现在租的,就是你那天看上的。”

我之所以这么问,因为那天我去送礼的时候,李主任第一句话就是问我城西的房子住的怎么样。他又是怎么知道我现在住在城西呢?

“妈,你那天把值钱的都搬过来了,把不值钱的都留下了,是吧。”

我妈把粥“啪”地摔在我面前。

“爱吃吃,不吃走。”

我看着这碗皮蛋瘦肉粥,用勺子挖了一下,热气腾腾的,我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,眼泪扑腾扑腾掉了下来,这粥也变苦了。

狗子,哥对不起你。

(完)

感谢大家耐心看到这里,文章同步更新在我的个人网站jokeright.com、知乎专栏【冷面笑匠】、以及我的个人公众号【打字小丑】上。